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音樂猛料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新褲子已經在北京工人體育館開過演唱會了,但彭磊對自己的評價并不高。

把音樂圈的樂評人得罪光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

新褲子的主唱彭磊大概是最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的人。

參加《樂隊的夏天》,臺下的樂評人幾乎都是彭磊的仇人。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其實也沒有什么深仇大恨。

就是彭磊去“School”喝酒要是遇見了這批人,會被打。

樂評人丁太升說,彭磊性格有點古怪。

School的主理人劉昊說,彭褲子,嘴太欠了。

這些批評彭磊的人,無一例外都被彭磊刪除好友。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這么一個不接受別人批評的人真的很“朋克”。

雖然他已經不玩朋克好多年,但朋克精神已經扎根在他的血液里。

無論是在臺上,還是在私底下,他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從來不在乎別人的評價,想懟什么就懟什么,懟起自己來也毫不手軟。

愛奇藝把《樂隊的夏天》第五期的最大亮點歸為盤尼西林改編樸樹的《New Boy》讓張亞東落淚。

但在滾君看來,張亞東會落淚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他和樸樹的私交,還有他對90年代的懷念。

本期的最大亮點應該是新褲子改編的汪峰的《花火》,這是一場主流搖滾和非主流搖滾的對接,這場對接只能用“艷壓群芳”來形容!

沒有任何一首改編可以超越原唱。新褲子版本的《花火》沒有試圖去超越,而是沿著汪峰留下的線索,摸索著走向另一條路,涇渭分明。

如果說汪峰的版本是三好學生代表扛著旗子帶領大家一起吶喊。

那新褲子的版本則是走到絕境的人垂死掙扎的嘶吼。

前奏是合成器發出的節拍感十足的脈沖,沖擊力十足,一下子把聽眾卷入到一個迷幻的氣氛中。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雖然腿很僵硬,彭磊還是堅持給大家帶來經典一蹦。

層層遞進的鼓點,喑啞婉轉的貝斯,搭配彭磊大舌頭的獨特咬字,一個如泣如訴的故事就這樣娓娓道來。

這是一場沒有結局的表演

包含所有荒謬和瘋狂

短暫的情緒鋪墊后,歌曲推進到高潮部分。

一向習慣淺吟低唱的彭磊忽然改變演唱方式,提高聲調大聲地咆哮起來,他唱得比汪峰還高亢,唱得表情扭曲、齜牙咧嘴。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現在我 有些倦了
倦得像一朵被風折斷的野花
所以我 開始變了
變得像一團滾動熾熱的花火

他嘶啞的嗓音在復雜的配樂中不僅不會顯得單薄,反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厚重。那種厚重讓人毫不懷疑地相信這個人所說的一切都是有感而發。

他表達的情感是如此強烈,以至總是懟天懟地的鐵血男兒子健都被感染落淚。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如果你曾經為一件事掏心掏肺地付出過,你一定能夠懂其中的掙扎與痛苦。

連被拉黑的丁太升都不禁贊嘆:這讓我看到了22年前的新褲子,特別感動。

對于花火的寓意,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答案,有的人看到花在火中化為灰燼,有的人看到花在火中綻放絢爛的光芒。

我們就像那朵被風折斷的野花,在塵世間接受種種摧殘,被命運安排了庸庸碌碌的一生。

那團火焰,充滿誘惑,走進它可能會帶來新的人生,也可能是無盡深淵。

而故事的結局是那些璀璨的花火變成破碎的殘夢,曾經的輝煌只是瞬間。

看著眼前歡笑驕傲的人群

心中泛起洶涌的浪花

跳著放蕩的舞蹈穿行在曠野

感到狂野而破碎的輝煌

唱到深處,彭磊多次彎腰幾乎跪倒在地上,他眼里已經沒有比賽,沒有觀眾,只想替一個底層的人唱出他的憤怒和不甘。

張亞東看完之后也備受感動,他說,年輕人如果這樣那是應該的,年紀大的人還這么有激情、還能活出自己我覺得特別不容易,因為我做不到這樣。

其實,一個真的朋克,年輕還是年老都是一個樣,該喪的時候喪,該炸的時候炸成滿天星。

樂評人王碩說,樂隊分兩種,一種叫樂隊,一種叫新褲子。

1996年成立的新褲子,已經走過了22個年頭,雖然年齡大,但他們非常潮,一直走在時尚前線。

彭磊幾乎承擔了新褲子全部的詞曲創作,他鮮明的個人特質深深地影響著這支樂隊。

在滾君看來,彭磊具備了朋克的基本素養——走到哪里,懟人懟到哪里。

被問為什么來參加《樂隊的夏天》時,彭磊直言不諱,編導說參加這個節目能帶來百萬真粉。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在節目中,他毫不在意地調侃新褲子的商業化,什么流行他們就玩什么。

最開始玩朋克,后來覺得朋克土,就轉向新浪潮風格,但這種風格沒有人氣,于是他們又開始玩土搖。

彭磊用短短兩句話就生動地提取了土搖的精髓——土搖只要一個吉他,到副歌的部分踩失真,然后開始嚷嚷叫喚,高八度的嚷嚷,歌詞要特別長,小學生作文那么長,寫出內心的苦悶。

玩土搖的他們成功了,參加音樂節,觀眾可以大合唱。

但彭磊并不覺得驕傲,反而有些失落地說,我們可能就是在商業上面成功了,但是其實心里并不是向那邊走的。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所以他才會在歌詞中說,那些為了理想的戰斗,也不過是為了錢。

在節目中,他會表達自己對比賽結果的不滿意,那些他喜歡的時髦樂隊,像宇宙人、和平和浪等樂隊竟然都被淘汰了,留下來的都是這些苦悶的土搖樂隊。

彭磊還是唯一一個懟主持人的,“聽幾位說話,每次說一會兒,我就困了。”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給演出費的節目組也沒有受到優待,被彭磊欲揚先抑了一番:

“我們開始覺得,這個節目特別差,因為這些樂隊基本上平均歲數35歲以上,你讓他們這些中年人來干什么,來丟人嗎?后來發現有好多都是新的血液,有好多新的風格出現,本來以為樂隊已經斷了香火了,沒想到還是這么強。所以覺得這個節目可以帶樂隊走向未來,然后未來可能會是獨立音樂的黃金時代。”

彭磊就是這么一個鋼刀一樣的人,他的朋友圈也是一個精神分裂患者的盡情演出。

他羅列了很多拉黑標準,讓人懷疑他加別人微信的意義就是為了拉黑別人。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難怪李誕也專門發一條微博求加微信。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做他的歌迷也不能幸免被懟的命運,有一次,在演唱《沒有理想的人不傷心》之前,彭磊說,獻給那些還在堅持的、能一直裝下去的文藝青年。

在采訪中他也說過,他們的歌是服務于處在社會最底層的文藝青年和屌絲群體的。

當他的歌迷需要梁靜茹提供巨大的勇氣!

這樣一個不通人情世故的朋克酷到沒朋友。

零幾年的時候,彭磊專門開了一家售賣八十年代鐵皮玩具的小店,當時被很多時尚雜志爭相報道。

玩具店里可以找到很多70后、80后的童年回憶,阿童木,機器貓、會下蛋的鐵皮公雞,還有恐怖電影里的玩偶。

在那個年代這家玩具店是一個非常小眾的生意,只有特定的人群才會去光顧。

但很快時代催生出許多追求時髦的青年,他們一窩蜂地開起這種懷舊玩具店,一窩蜂地去買。

當別人都喜歡某一樣東西時,彭磊就不會再喜歡這個東西,他很快就關掉這家玩具店。

前幾天彭磊在微博上曬出自己當年被北京電影學院錄取的照片: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大家這才想起好像從來沒有看過他導演的電影,雖然他是第15屆上海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最佳導演。

坊間流傳最多的還是他導演的《QQ愛》的MV。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他還拍過先鋒氣質十足(沒人看)的黏土動畫《北海怪獸》,這既是一部科幻片,又是一部現實主義作品,充滿了彭磊的奇思妙想。

后來他又畫了一本自傳性質的漫畫書,也取名叫《北海怪獸》,里面記錄了小彭一路走來遇到的或難忘或怪誕的瞬間。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但酷guy也有酷guy的愁。

在制作《生命因你而火熱》這張專輯時,彭磊本來打算用這樣的封面: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但限于種種原因,后來的封面改成了這樣: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在三月份的新歌《最后的樂隊》中,他唱道:

那些藝術家并不偉大,他們只為討你歡心。

如果我們依然貧瘠,怎能為你排解憂慮。

偉大的愛情已謝幕,先鋒的思想已麻木。

雖然要離去的并不是新褲子,但每時每刻都有無數的樂隊在告別,這個世界似乎已經不需要特立獨行的人了。

新褲子已經在北京工人體育館開過演唱會了,但彭磊對自己的評價并不高。

彭磊總是在貶低自己,貶低自己的音樂,貶低自己的理想。

這正是朋克精神的集中體現,彭磊可謂是朋克精神集大成者。

正是這種一直反對流行的理念,讓他們對音樂對社會始終保持清醒的審視,始終保留一個優秀樂隊的內核。

這個被音樂圈集體拉黑的主唱,一不小心就酷了20年!

說起來樂隊的名字“新褲子”也是反潮流的體現,當時搖滾樂很紅,很多樂隊的名字起得特別生猛,但彭磊覺得這樣太可怕了,他想要一個輕松點的名字,于是有了新褲子。

這些年來,他們的作品沒有過憤怒的批判,沒有激烈的對抗,很多都是旋律簡單,輕松的小調。

這小調一唱就是22年,唱得新褲子變成了舊褲子,喜歡他們的人仍然是人群中的少數派,但朋克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評論

大家正在看

有話直說

這個在《新說唱》上當面diss吳亦凡的Rapper,有點不要臉啊…

音樂猛料

破碎之前是黑暗,破碎之后是黎明

音樂猛料

張靚穎怒罵猥褻兒童的百億富豪,出道14年她總是這么剛!

搖滾客

搖滾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數
1186
閱讀量
927w
最新文章
熱門推薦
  • 隨時隨地想看就看
  • 第一時間獲取猛料
  • 更友好的閱讀體驗

微信掃一掃 體驗小程序

意見反饋
聚财弥勒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