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音樂猛料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原創盛世

今年夏天,最讓人期待的一檔原創綜藝節目《我是唱作人》,終于結束了。

兩天前,一場屬于上下半季的巔峰對決,最終由下半季四人拿下勝利,為這檔節目的落幕平添了幾分精彩。

?說實話,看完這最后一期的總決賽,滾君心里沒有覺得誰輸誰贏。只是上下半季各有千秋而已,前者偏向情感的共鳴,后者偏向于自我的表達。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回想這檔節目自打開播以來,近兩個半月的時間,一共12期節目,為我們輸送了92首原創。

這些歌或溫情,或躁動,或俏皮,或豪邁……每一首歌,進入大家內心深處,都有著不一樣的感受與悸動。

在這個全民歌荒的時代,是當下那些粗制濫造、裁剪洗腦的抖音神曲,永遠達不到的效果。

事實證明,《我是唱作人》的出現催生出了無數好歌,更用多種原創音樂的表現形式,為新一代原創音樂人拓寬了音樂的可能性,也將讓華語樂壇迎來大范圍的原創浪潮。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回顧上半季的歷程,滾君在大部分作品中感受到了滿滿的情感張力。

其中,又以梁博、王源、高進為最,是里面的情感代表。

因為在他們身上,滾君明顯觸碰到三個不同年齡層次的變化:梁博的青年思考、王源的少年求索、高進的中年沉穩。

這些潛藏在我們生活中,卻又必須經歷的情緒糾葛,極易觸動到每個人內心深處的柔軟。

基于這一點,三人中表現最好的,是梁博無疑。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梁博來到節目的第一首歌,是《表態》。這是梁博首次在大眾面前,展現一首長達7分鐘的作品,嚴重偏離了主流市場的需求。

梁博的首唱,每一個敲在心坎的鼓點,都像是他沉寂7年,遲遲不肯融入主流的固執。

之后的梁博,漸漸展現出他的多面性。

在《出現又離開》中,伴隨著愛爾蘭肘風笛的響起,旋律中彌漫著浪漫的氣味;

在《黑夜中》,所有副歌都用樂器代替,結尾長達三分鐘的吶喊,似溫暖、似激情、似豁達,漸漸驅散黑夜里的迷茫與痛苦。

在《我不知道》中,他低沉、沙啞的嗓音,慢慢從平淡到吶喊,那些充滿力量的童話詞匯,恰恰是他童真的一面。里面的每一句都是直面這個世界的回答,讓不被認可的人感到溫暖。

這些溫暖正正好好,多一分矯情,少一分空洞。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這一切像極了梁博,今年的他28歲,半只腳隨時準備跨入而立之年。

在他的身上,逐漸褪去了年少輕狂,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年輕人對于生活的灑脫:未來之行,始于足下。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第二個讓滾君心頭一熱的,是王源。

剛剛過完18歲生日的王源,在上半季這個新老參半的陣容中,是最小的。

面對如此大型的競技比賽,他沒有過多的經驗,力壓眾人的天賦,甚至不知道該怎么做,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求索。

這一點,從王源的第一首歌《隨想》開始,慢慢剝出他的內心。

在這首歌中,王源唱著自己的內心感受,即使編曲不是很理想,但副歌那嘹亮的高音,代表他的想法,想飛翔、想下墜、想躁動……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之后的王源,當真唱著自己的真實想法。

在《吆不到臺》中,他帶著重慶方言的rap二度挑戰熱狗,唱著「源哥,你惹不起」,他開始懂得哪怕是輸,也要輸的體面;

在《姑娘》中,他慵懶的嗓音,唱著自己的青澀浪漫,以及對愛情的渴望與向往;

在《世界上沒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中,他孤獨的唱著「世上沒有真的感同身受」,沒能壓抑住心里潛伏的脆弱、無助,然后崩潰大哭。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滾君很意外王源的表現,并不是他有多好,而是他有多真。

他把自己正經歷的質疑、詆毀,變成音樂里的主旋律,充分展現了一個少年人對這個世界的迷茫。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最后一位,是靠近淘汰次數最多的高進。

這個飽受大家吐槽的老男人,屢戰屢敗,屢敗屢戰,充分體現了一個成年人的沉穩大氣。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在《下雪哈爾濱》中,他唱的是一個祭奠青春的大叔,唱的是漂泊在外心酸往事;

在《西東》中,他瑕不掩瑜的表達自己灑脫的態度,用武俠江湖的蕩氣回腸,吶喊「人間的道,請別自擾」;

在《不改》中,高進出人意料的解鎖重金屬風格,卻依舊用叛逆的姿態,唱著自己不改。

這是屬于一個中年人,在生活中慢慢積累到的沉穩。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縱觀上半季所有唱作人,即使其他人不像梁博、王源、高進一樣,給予我們三個年齡層次分明的觸動。

但依舊唱著自己的心聲,他們把自己的真情實感附在作品上,像是一根刺,扎進我們心中。也像是一杯酒,多藏幾年,多聽幾遍,會有不一樣的韻味。

或許這就是好音樂的魅力,能夠為我們帶來真正的感同身受。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來到下半季,是整個節目帶給我們的另外一個驚喜。

如果說,上半季的唱作人,像梁博等人追求的是觀眾對作品的直觀感受,側重音樂上情感共鳴的話。

那么下半季的唱作人,在音樂性上追求的便是觀眾對技術流的震撼,側重在音樂上的自我表達。

而整季看下來,滾君始終覺得常石磊、周筆暢、錢正昊是其中風格最突出的。

在他們的身上,隱約能夠看到華語樂壇前瞻性的影子:常石磊的意識流創作,周筆暢的未來性,錢正昊的多樣化。

首先來看常石磊,為何要稱他的創作是意識流創作?

這一點,我們從他的第一期作品《噩夢驚醒之后》就可以看出。他只用了一張小小的聲卡,一把木吉他的伴奏,卻為我們構建出一個龐大的宇宙。

在這里,你會想到宇宙、天空、河流,你會聽到山谷風聲、滴落雨聲。多種感官上的刺激交織在一起,讓聽眾回味到半夜噩夢驚醒的迷離當中。

簡單來說,就是用最簡單的設備,作出最有氛圍的音樂。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但常石磊帶來的并不止一首,在之后的作品中,更是彰顯老將的風姿。

在《二三個四字》中,他沒有選擇復雜的編曲,而是還原了一首歌最原始的樣子,簡單的就像一首demo,卻細膩的擊在了人的內心深處。

在《隨風吧》中,他依舊云淡風輕,沒有高音、沒有多余的樂器。

只靠空靈的編曲,一些假音上的和聲,還有收放自如的唱功,唱出了灑脫與自由。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而周筆暢,沒有常石磊這么老練,卻有著自己的獨特的音樂性。

她出道以來,音樂風格路線就一直在變化,從最初的R&B到電子流行,一直堅持著自己的主觀意識。

走到現在這一步,周筆暢沒有追求當下的主流趨勢,而是把眼光投向了未來。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在她帶來的第一首作品《無聊的一天》,首次展現了dream pop的迷幻風格。這首歌的編曲極其簡單,只采用了鋼琴和合成器交織。

再配上周筆暢慵懶的中音,在電子音和吉他回音的音樂背景下,像是她的內心獨白,讓人慵懶、舒服。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雖然因為大家都聽不懂周筆暢的歌,最初的表現不是很顯眼。但她之后的作品,卻是越來越具前瞻性。

在《感官浮游》中,她展現了自己編曲的前衛,用輕巧律動的電子合成器,為大家帶來了如夢般的幻境體驗。

在《浮云如此臥著》中,她再次回到R&B風格,卻保留了吉他與合成器混音打底的風格,打造出了慵懶、微醺、韻雅的氛圍。

這就是屬于周筆暢的音樂前瞻性。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最后一位,是下半季最受關注的黑馬錢正昊。

作為一名新人,面對群雄混戰的舞臺,絲毫沒有膽怯、退縮,反而大膽的玩起了多種風格。

錢正昊第一首歌《普羅米修斯》,雖然是當下新潮的歐美流行音樂的風格,但并未引起滾君的關注。

因為他把主旋律的重心放在洗腦的框架上,導致旋律空泛,限制了下一步更好的變化。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但之后的作品,錢正昊完美披露出了自己的音樂多樣性。

在《還不知道》中,他把雷鬼風格與Trap進行混搭,相比上一首歌,少了一份浮躁,還額外摻雜了一點布魯斯的感覺。

在《不是故意》中,他又玩起了Rock pop,隱約又流露Funk的味道,讓人感到慢慢的青春氣息。

在《褪黑素》中,他又展現了隱約的包容性,把另類Hip-hop混合trap、實驗、電子等多種風格融在一起,促成一場音樂盛宴。

這正是錢正昊的音樂多樣性,能夠輕松駕馭自己喜歡的風格。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其實你看,所有下半季的唱作人。

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在音樂上更偏向自我的表達,或意識流、或新潮、或迷幻……

他們不怕大眾聽不懂,就怕這不是自己表達的態度。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其實在滾君看來,始終覺得無論是上半季,還是下半季都各有優劣。

沒有誰強誰弱,有的只是當下,唱作人們追求觀眾對作品的第一感受不同。

以梁博為代表的上半季,充分展現出的情感共鳴,足以讓所有人融在其中。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而反觀以常石磊為代表的下半季,在不斷的風格變換中,在編曲的音樂屬性上,展現出對未來的音樂可能性,也讓人贊嘆。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這兩種看似迥然不同的音樂形式,其實更像是陰陽互補的狀態。

就像我們在聽梁博的歌,能聽到《表態》的固執、《黑夜中》的灑脫,這些從音樂上流露而出的情緒,都是支撐他整個音樂的核心。

可換另一個角度來看,時代總是在進步,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主流音樂。

一首好歌,想要永久保留下去,也要有些實驗性。這樣的話,若干年后,這首歌更有可能成為經典。

就像今年年初,周杰倫在ins上說的一樣:為什么我很少聽別人的歌,因為我16年前寫的歌,到現在還流行。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這就是周杰倫的前瞻性,早在2003年,就已經領先了16年。

而下半季的唱作人也正是如此,就好比周筆暢,哪怕她的歌暫時無法流行,但過幾年或許也能成為主流。

寫到這里,滾君下意識的想到:

不管是梁博,還是周筆暢,亦或是常石磊,在這些唱作人身上,我們最先感知到的情感共鳴,或者是表達自我的態度,都是我們需要兼容的東西。

從搖滾鼎盛、流行當道、民謠大熱再到嘻哈崛起,我們曾親眼目睹音樂被時代大勢左右。

但經過時間的篩子,篩去泥沙,留下的經典,總是保留著它的特性:既有情感共鳴,也有領先時代的開創性。

這個節目結束了,但華語樂壇的唱作人時代才剛剛開始

或許,這就是《我是唱作人》的意圖,去推動華語樂壇向前發展。

近年來,大部分人越來越不愿意去聽老歌,因為那些新歌翻來覆去,全是類似《學貓叫》的口水歌,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久而久之,越來越多的人陷入長期的歌荒當中。

而《我是唱作人》的出現,在短短兩個多月時間,向華語樂壇輸送了近百首歌。

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到,無論是情感共鳴還是自我表達,都各有千秋。

一首有著極強共情力的好歌,能夠讓人感動;一首勇于表達自我的好歌,能夠震撼人心。

但相對來說,兩者都有各自的局限性。

如果一首好歌缺乏自我,在未來就有可能會被遺忘;

如果一首好歌缺乏共情,在當下就有可能不被傳唱。

但一個音樂市場,要是兩者都能兼顧,既能給大眾提供有共鳴的好歌,也能擁有它的實驗性、開創性,那也將為華語樂壇帶來新的希望。

有朝一日,假若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原創音樂的浪潮當中,必能改善當下的原創匱乏,涌現無數經典好歌。

這樣的原創盛世,真是讓人期待啊!

評論

大家正在看

有話直說

西海岸暴躁狗爺在線吐槽:瓶蓋挑戰算什么?有種給爺挑戰這個!

有話直說

這首《新說唱》全明星陣容出的“diss”,熱狗聽完都說炸!

有話直說

這個紋身成癮、生活糜爛的天才rapper,最終死在了治療抑郁癥的藥物上...

搖滾客

搖滾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數
1188
閱讀量
930w
最新文章
熱門推薦
  • 隨時隨地想看就看
  • 第一時間獲取猛料
  • 更友好的閱讀體驗

微信掃一掃 體驗小程序

意見反饋
聚财弥勒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