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抄襲拼死斗爭的第5年,這個原創設計師不幸去世了

音樂猛料 與抄襲拼死斗爭的第5年,這個原創設計師不幸去世了

終有人因原創而死

一個叫沈文蛟的設計師,死了。

因為工作熬夜猝死。

他是一名出色的家具設計師,所設計的衣帽架獲得設計界的奧斯卡——德國紅點獎

就是這6根棍子,從設計到生產,再到大批抄襲后的漫漫維權路,耗盡了他的心血。

2016年他曾孤立無援被迫清倉,發表了一篇文章叫做《原創已死》,當時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很多人向他伸出援手,這才得以繼續支撐下去。

之后他的店鋪慢慢步入正軌,有了關注度,也在繼續做原創,兩周前他們還一口氣發布了60+的新品。

去世前,他還一直在忙著工作室的新品設計,徹夜不休。

沈文蛟曾痛斥“原創已死”,如今他終究還是因原創而死。

沈文蛟2012年創業,2014年才拿出第一款真正意義上的量產產品,就是那款由6根棍子組成的衣帽架。

在那之前,他從事了20多年的廣告行業。

在他剛畢業的時候,像每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設計方案被甲方否定、一次次被領導批評。

但他敢拼敢闖,也很有天賦,對自己一直是高標準嚴要求。

20年后,沈文蛟做到了當初畢業時想要的一切,頂級廣告公司、年薪百萬。

這時的沈文蛟覺得已經在廣告行業達到了天花板,做事意興闌珊。

而家具設計和傳統的“匠人精神”一直都是他這么多年所向往的,便毅然決然拋棄百萬年薪,一切從零開始。

他是懷著理想創業的,他天真地以為只要做出好的設計就成功了。

這六根木棍,沈文蛟用了兩年的時間。

他倡導環保,所有接口之間都不用膠水,所以他采用了中國傳統的榫卯工藝。

這就意味著孔位大小一定要精準,否則就不能拼裝。

選材也成了大問題,劣質木材會在運輸中熱脹冷縮,于是他就采用了成本昂貴的水曲柳

這個設計和選材就注定了生產的復雜,當時沒有一個工廠肯接單,無奈之下,沈文蛟自己砸錢投了條生產線。

所以這六根棍子,他從設計到生產,全程親力親為,耗費之心血不可謂不大。

但這心血并沒有白費,這個衣帽架獲得了德國紅點獎。

它被紅點博物館永久收藏,登錄了意大利米蘭家具展主場,陸續銷往14個國家和地區。

沈文蛟以一個家具設計師的身份獲得了認可。

接下來的發展本該是沈文蛟聲名大噪,靠這個設計獲取不菲的專利授權費,然后用賺到的錢維持工作室的正常運轉,繼續設計出新的產品,以此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可誰都沒有想到,這個衣帽架是火了,但賺錢的卻不是他們。

它出現在中國美術學院BOOKART書店;

出現在眾多電視劇和廣告里;

出現在各大網紅民宿房間里;

但與之相對應的是沈文蛟唯一銷售渠道一般工作室自營店日益下降的銷售量。

2017年9月5日,他們那天的銷量是2筆。

那剩下的衣帽架都是從哪買來的?

其實從2014年這個衣帽架上線以來,就有大批模仿抄襲者。沈文蛟統計過,僅在某寶,山寨店鋪最多的時候達到288家之多。

這些店家為了規避風險,還將NUDE衣帽架精巧的設計改得面目全非。

粗制濫造就能降低成本,提高競爭力。

沈文蛟花了兩年的時間做出的創意他們一個圖片保存就拿走了,對著樣圖找個工廠就能大量生產一批瑕疵品。

這些抄襲仿冒者不僅偷走了他的心血,還在糟蹋他的心血。

沈文蛟從未想到,他在自己的原創設計上架之后,他花時間最多的事是維權。

他們申請法律介入,向平臺方投訴,向人大財經委遞交中小企業原創保護建議書。

2016年3月他們就發表了律師聲明,要求相關人員停止侵權。

后來他們甚至親自和侵權者親密接觸,了解情況。在知曉一些侵權者家庭困難之后,他們作出了“賠款抵貨款”的計劃,邀請那些侵權者轉正成為分銷商、生產商。

但沈文蛟放過了一些侵權者,剩下的那些卻沒有放過他。

他開始收到恐嚇信息。

他的店鋪開始受到流量攻擊。店鋪的流量以幾何級數增長,從最初的6000,迅速增長直到17年8月底的20多萬。

高流量低轉化,帶來的是整個店鋪被消費者搜到的概率越來越小,最終被關進小黑屋。

沈文蛟寄希望于平臺,但得到的只是一周又一周的拖延。

但那個時候的他已經拖不起了。

倉庫囤積了大量產品,生產線幾近停工,工人師傅面臨失業。

沈文蛟最后做出清倉解散的決定,并發了那篇《原創已死》痛斥那只妄圖搞垮他店鋪的幕后黑手。

但這個世界還是眷顧他、眷顧原創者的。

沈文蛟原本最后的告別被刷屏轉發,文章閱讀突破10w+,大大紛紛用實際行動支持原創。

店內1658個庫存瞬間清倉。截止發文當天23:59,店鋪當日銷售額達157萬,加上其它平臺,單日銷售額200萬。第二天,某大公司的投資人就坐到了沈文蛟辦公桌前。

那一個月,他們的總銷售額接近400萬。那一整年,銷售額突破1000萬。

沈文蛟和他的原創就這樣起死回生了。

各大平臺、媒體給了他很高的關注度,不停地為原創、為版權保護做宣傳。

大眾就像被一根鞭子不停地抽打提醒著:要尊重原創,要有版權意識。

但當關注度褪去之后呢?一切又恢復了原樣。

那些抄襲、侵權從未停止過,只是現在的沈文蛟不再會輕易因這些冒牌貨而面臨清倉破產。

2018年11月29日,沈文蛟再次發文《大象從不席地而坐!——致葉國富先生的一封公開信》。

他在文中提到,葉國富也就是名創優品的創始人與他敲定了合作意向:在名創優品的某家居品牌店開出專區,迎接PIY第一家線下體驗店同時也是世界上第一家沒有家具的家具店的進駐。

結果在蓋章簽字前,名創優品方突然提出原本提供的80平米,只能給到25平米,這對于家具展示來說實在不夠用,沈文蛟便放棄了此次合作機會。

結果15天后,在某家居品牌開業當天卻發現沈文蛟的招牌產品NUDE衣帽架被改名換姓在店中赫然出售。

在那篇文章之中,有人聲稱自己是原MINOHOME的產品總監,那個衣帽架是爛大街的產品。

不知道他是真的版權意識低下到此,還是借口托辭。

這種論調都太過可笑。

這件事也引起了一點反響,但并沒有太大的作用,沈文蛟也始終沒有等到一個道歉。

弱小的原創者面對大型資本的抄襲就像是螻蟻和大象,毫無反抗之力。

面對抄襲和侵權,沈文蛟憤怒著、努力反抗著,終究還是徒勞。

一周前,他還在微博上打假,電視劇里擺放的依舊是他產品的仿冒者。

從2012年到2019年,他從事了7年的家具設計,5年的維權之路。

如果說設計是充滿激情的創作過程,那么漫漫維權之路則是單純在消耗他的心力、他的希望。

這7年,沈文蛟不僅需要參與設計,親自監督生產,還需要時時刻刻盯著自己的作品不被偷走。

這些事一點一點耗干了他的心血,最終他還是猝死在工作崗位。

沈文蛟離開了,但他的作品依然在被抄襲、被糟蹋。

直到今天,隨便去某寶上搜一下都能找到幾十家山寨店鋪,掛上各種莫名其妙的名字來銷售他的作品。

最便宜的那款總歸是賣得最好的。

買這些山寨衣帽架的人可能永遠都不知道它身上發生過什么,它的創作者為它付出過什么。

也許他們只是單純的圖個便宜,但都成為了刺向沈文蛟的一把把刀。

 

便宜、方便基本能概括那些人用山寨盜版的所有理由。

沒有音樂軟件的會員,直接聽盜版音樂;不想花錢看小說,直接看百度云版本;不想花心思創作,直接抄襲別人的作品最快捷省事。

但如果呼吁大家抵制抄襲、不看任何盜版,總有人將這些行為與道德綁架、何不食肉糜聯系在一起。

這難道不是每個人該做的嗎?

我們沒有原創的能力,只要應該保護好原創的環境,讓創作者勞有所得。

網易云打包售賣無版權周杰倫歌曲

現在雖然表面上一直在提倡原創,其實就創作環境而言依舊是原創寒冬。

版權意識得不到提高,創作出來的作品也會立即被侵權者瓜分完畢。

而在現有制度下,維權復雜、成本之高,讓很多人都放棄維權,聽之任之,這也是無奈之舉。

每天都有很多粉絲來私信滾君,“滾君,你的文章又被抄了。”

滾君花了兩天寫的文章,他們兩分鐘就復制粘貼走了。

一開始還是憤怒居多,但現在更多的是無可奈何。

太多的人沒有版權意識,一篇文章寫出來會有三四個人同時抄襲。

一個個去舉報起訴是非常消耗精力的,也非常占用自己的創作時間,我們和他們耗不起。

一首歌的創作、一部電影的拍攝、一篇文章的寫作、一個創意的產生……

這些都需要耗費原創者的大量心血,這些作品完成之后都有一個獨屬于自己的版權。

它們需要被尊重、需要被重視。

看盜版、用山寨自然是方便又省錢,但這未免過于自私。

每一個抄襲侵權行為者、每一位助長抄襲侵權風氣的人,都是在啖原創者的血肉。

沈文蛟就是這么一口口被那些人給吃了,連骨頭渣都不剩。

他曾說“原創已死”,后來得到了大家的幫助便想要“用力地活”,想要為原創爭取更多的生存空間,但自己的生命卻戛然而止。

我曾堅定地認為原創是永恒的生命力,但現在卻開始害怕,也許會有那么一天,再無原創,原創終死

評論

大家正在看

音樂猛料

他是所有老炮的男神,馮小剛見到都得喊一聲偶像!

有話直說

美國在“黑五”連軍火都打折,當地人買槍比買菜還勤快...

有話直說

胡歌,你能不能再壞一點!

搖滾客

搖滾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數
1249
閱讀量
973w
最新文章
熱門推薦
  • 隨時隨地想看就看
  • 第一時間獲取猛料
  • 更友好的閱讀體驗

微信掃一掃 體驗小程序

意見反饋
聚财弥勒登陆 欢乐全民麻将下载免费 快速赛车全天计划 江西快3官网 三国志13攻略 怎么赚钱 彩票广西新快3 在线问卷做任务 赚钱是真的吗 黑龙江22选5奖池 微众圈怎么赚钱 建设棋牌游戏平台网站 梦幻西游2赚钱吗2015 青海快三开奖历史开奖 pk10大小单双全天计划 体彩p5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图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遗漏 重庆时时走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