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

音樂猛料 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

曾經的信任終究是破碎了

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

還差一個多月就到2020年了,對于喜歡蘇打綠的粉絲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好消息。這意味著三年的休團期即將結束,完整的蘇打綠就要回歸了!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然而就差一個月,微博上就爆出了不好的消息:吳青峰被前經紀人起訴。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起訴的不是別人,正是被吳青峰稱為恩師,親人的蘇打綠前老板——林哲。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大部分的網友指責林哲是趁著吳青峰演唱會巡演的吸血壓榨行為。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也有部分律師表示,雖然道義上有問題,但是法律層面上,林的這一行為沒有過錯。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然而看到這里的果醬君更多的是唏噓和可惜。曾經堪稱樂壇最親密的合作搭檔,居然以這樣不愉快的方式收尾了。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2001年,國立政治大學的幾個大學生在政大舉辦的“金旋獎”前夕,成立了一個小小的樂團。

成團了,肯定就要有團名。

鼓手小威覺得樂隊的特質就是清新青澀如同氣泡蘇打一般,而主唱青峰最喜歡的顏色是綠色,就這樣,“蘇打綠”這一不屬于任何色卡的綠色出現了。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剛成立的蘇打綠很快就獲得了一些小成績,他們如愿拿下了金旋獎的最佳人氣樂隊獎。

并參與了墾丁的“春天吶喊”演出,演出期間主唱青峰寫出了那首之后被粉絲們稱為白月光的《飛魚》。

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

然而兩年后,這個年輕的樂團就遇到了每個校園樂隊都會遇到的問題:畢業。

當時的成員里,除了鍵盤手阿龔,其余都是專修與音樂八桿子打不著的專業,甚至電吉他手已經是一名醫學研究所的高材生了。

畢業后繼續成團?根本不可能。

這些人抱著“最后一次”的想法,開始了畢業巡演。并約定巡演結束,團體就解散。

每一個小說主角,都會在絕境關頭遇上世外高人,獲得武林秘籍,重新征戰江湖。蘇打綠就像小說里的天選之子,在最后一次巡演中,遇上了改變他們人生方向的林哲。

那時候的林哲正在因為抑郁癥而四處散心。他曾是魔巖唱片的制作人,對,是那個擁有“魔巖三杰”的魔巖。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2001年,在“三杰”陸續出走之后,公司宣布解散。

曾經一手捧紅楊乃文和陳綺貞的制作人,遇上了突如其來的空白期。

在這次散心中,他遇上了正在巡演的蘇打綠,并一下被這群年輕人的才華擊中了。

他決定簽下這批有才華的孩子,成立自己的個人音樂社。

2004年,蘇打綠發行了自己的首張單曲《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這首歌已經被唱了兩年現場的歌,終于有了自己的實體版。

林哲音樂社也在寒酸中踏出了第一步。

有多寒酸呢,網傳林哲為了出專賣掉了自己的房子;蘇打綠的第一張專輯,連封面都沒設計。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當被同行問到有什么目標時,林哲回答:“我只希望這一屋子4000張的專輯都可以賣掉。”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有才而又獨特的蘇打綠很快獲得了大量的人氣。

 

甚至掀起了專屬于蘇打綠的風潮。誰不曾在學校午休的時間里拿著mp3,聽著“這是一首簡單的小情歌……”,假裝午睡呢。

而在蘇打綠爆紅的期間,林哲的名字也頻繁的出現在大眾面前。很多人稱贊他和蘇打綠是最完美的合作伙伴。

別的老板都是藝人在外跑通告,自己舒舒服服躺著賺錢。林哲不一樣,你幾乎能在所有蘇打綠的活動上看到他的身影。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外界質疑青峰的聲音不男不女,他第一個跳出來反對。

“對我來說,我更在意自己的主觀看法,吳青峰的音色,就是他非常動人的地方。”

在《無與倫比的美麗》大獲成功之后,蘇打綠想要打破一直固有的“小清新”標簽。

蘇打綠提出了“韋瓦第計劃”。計劃中,蘇打綠將在兩年內造訪四個國際城市,在當地錄制以四季為主題的專輯。

果醬君覺得這個計劃非常的成功。

它展現了蘇打綠更深刻的音樂思想。任何覺得蘇打綠只有小清新的人,只要聽了計劃里的《他舉起右手點名》就會改變之前的看法。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當然,這意味著改變已經固定的路線,提高制作的成本,推掉賺錢的商演,怎么都一筆要虧的買賣。

但是林哲同意了。

那個時候有粉絲開玩笑,只要是吳青峰說的,林哲都會答應。

2016年“韋瓦第計劃”的最后一專《冬 末了》斬獲了“最佳樂團”“最佳國語專輯”等五項大獎。

當林哲被宣布獲得“最佳專輯制作人”的時候,連自己拿獎都從容淡定的蘇打綠,興奮得跟小孩子一樣。吳青峰甚至哭成了一個淚人。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對于蘇打綠來說,那時候的林哲是經紀人,是恩人,是親人,他值得這么深厚的感情。

在吳青峰約滿簽約新公司的生命里,他特意提到了支持他離開的林哲,他說他們是父子。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娛樂圈里,藝人告前經紀人苛待,經紀人告藝人違約已經是常態。

但沒有這次來得讓人唏噓。林哲對于自己的音樂社,一直采用的是獨立音樂的經營方式,沒有一點商業公司冷冰冰的規章制度。

林哲給予了蘇打綠絕對的支持。同時蘇打綠也完全無條件的相信林哲,信任到把著作權留給了林哲。

在這樣信任的滋養下,蘇打綠保有了自己的獨特風格,他們不是商業流水線下制造的歌手。

他們是純凈的,有著充沛的情感的。

這樣的信任,很難得。

這樣的蘇打綠,更難得。

這樣的信任破碎了,這真的是一種可惜。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

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五月天|?易烊千璽?|?韓紅?|?吳亦凡?|?權志龍王源?|?周震南?|?費玉清?|?白舉綱?|?蒙面唱將蔡依林?|?蔡徐坤?|?紅花會?|?GAI?|?錢正昊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

本文圖片來自視覺中國編輯 Editor?| 且溫存排版 Typesetter?|?果醬君吳青峰被昔日恩師起訴:唱不了自己的歌,除了憤怒只剩唏噓

?

評論

大家正在看

音樂猛料

他是所有老炮的男神,馮小剛見到都得喊一聲偶像!

有話直說

美國在“黑五”連軍火都打折,當地人買槍比買菜還勤快...

有話直說

胡歌,你能不能再壞一點!

魔音三太子

萬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數
870
閱讀量
330w
最新文章
熱門推薦
  • 隨時隨地想看就看
  • 第一時間獲取猛料
  • 更友好的閱讀體驗

微信掃一掃 體驗小程序

意見反饋
聚财弥勒登陆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 北京赛車pk开奖记录 内蒙古合买中奖 腾讯麻将怎么开好友房 鄂尔多斯市福彩中心官方 kol经纪人赚钱么 河北11选5推荐号码 地下城勇士下载 北京时时彩开奖网址 重庆时时彩 大乐透计划软件 重庆快乐十分钟遗漏 秒速时时彩开奖号码 e球彩走势图总进球数 在上海怎么跑黑车赚钱 赚钱句子图